工作完觉得腰酸背痛?谈谈肌肉骨骼职业病

工作完觉得腰酸背痛?谈谈肌肉骨骼职业病

工作了一天下来感到腰痠背痛,似乎已经是许多人下班时的第一感受,而这样的不适长期累积可能会成为肌肉骨骼方面的疾病。台湾职业安全健康连线举办了「你累了吗?过劳让人腰痠背痛」讲座,邀请职业医学专科医师林亮瑜与监工,同时也是《做工的人》一书的作者林立青来讨论职场肌肉骨骼疾病的问题。

肌肉骨骼疾病是常见的职业病

林亮瑜医师表示肌肉骨骼疾病的病因,通常来自于重複性的张力。当肌肉运动时会产生微小的损伤,导致发炎肿胀或疼痛,此时若经过适当的休养就可以复原。但如果没有休息而持续使用同一个部位的肌肉,就会产生血流供应减少或组织变性,最后导致肌腱韧带病变甚至断裂。肌肉骨骼疾病在患部容易出现疼痛、僵硬、感觉灼热或冰冷、肿胀或是麻木无力等症状。许多职业都会产生肌肉骨骼方面的职业病,因为工作时都需要不断重複同一个部位的劳动,造成该部位肌肉的受损,例如洗碗工的手部和搬运工的腰椎等。

其中下背痛就是一种非常普遍的职场肌肉骨骼疾病,通常还伴随着下肢疼痛无力和腰部活动度受限等症状。下背痛的高风险群是需要抬举重物、进行像是扭腰等重複性动作、会有局部压迫和工作压力大的职业。另一项常见的肌肉骨骼职业病则是椎间盘突出,容易引发下背痛和坐骨神经痛,用力动作的时候症状会加剧。但这些常见的职业疾病在实务上却很难被视为职业病,因为目前认定的标準非常严格。腰椎间盘突出的认定标準需要符合诊断前至少从事 8 年搬抬重物的工作,每年至少工作 220 日,男性需要搬运 20 公斤以上,女性则要搬运 15 公斤以上的重物,每日总搬运量男性须超过 2 吨,女性则要超过 1.5 吨。这样的标準有其科学根据,但却很难涵盖实际上非常複杂的劳工群体。

林亮瑜指出职业病的成因不只是工作本身的内容,还牵涉到职场的组织因素和社会脉络。社会所造成的心理压力会增加肌肉张力且减少肌肉休息,间接+增加痛感,例如在压力大的时候特别容易觉得肌肉痠痛。工时的增加也会影响职业病的发生,当脊椎最大耐受力随着工时的下降,工时拉得越长就越有可能发生职业伤害。林亮瑜医师认为工作负荷量大、对工作内容和节奏的掌控度低以及缺乏社会和同侪支持的工作,是职业病的高危险群。

工作完觉得腰酸背痛?谈谈肌肉骨骼职业病

过长的工时会让脊椎耐受力下滑,容易导致职业伤害发生。

乏善可陈的职业病预防与补偿机制

谈到目前的职业健康制度,林亮瑜坦言宛如把海星丢回海中的男孩,只救得了个别的案例,却无法解决结构性的问题。目前补偿制度散落各法规,缺乏完善的规範,而且保险给付不足,职灾补偿率低落。在台湾很难被认定为职业病,而认定案例的不多代表补偿金额也少,补偿金额少则导致保费的费率下降,费率下降又让职业病受到重视的程度降低,让认定案例更少,陷入恶性循环。

除了补偿不足之外,台湾也欠缺预防措施,无法防止职业病悲剧的一再发生。像是美国加州大学会提供两年内有两次职业伤害的员工健身房训练,以避免员工再次受伤。而且不仅有免费的健身中心会员资格,还有个人健身教练训练和营养谘询服务。在完善的资源辅助之下,发生第 3 次职业伤害的机率显着的下降。

工作完觉得腰酸背痛?谈谈肌肉骨骼职业病

左为职业医学专科医师林亮瑜,右为监工林立青。

工人的职业病困境

监工林立青则认为工人的经济处境也是职业病的重要因素,让工人在心态上比较不愿意就医。工人大多是领日薪,因此有工作才有收入,也没有固定的特休和补休。这使许多工人会产生做一天算一天的心态,有工作时就会拚命工作,无视自己早已陷入过劳的情形,导致肌肉和骨骼负担加重。此外,花一天时间去看医生代表少一天工作时间,机会成本高于领取月薪的族群,导致他们偏好选择吃成药等快速有效的医疗方式,即使这些方式不见得真的安全卫生。

现行法律对职业病的保障不足,但更严重的是法规并未落实,很多时候劳工或老闆根本就不知道法规应有的责任和权力。例如法律有保障不算在病假内的工伤假,但大部分的人都不了解,即使知道的人,要请假要需要面对庞大的压力,怕因此被老闆盯上。实际发生职灾之后,工人去看医生的是少数,能获得补偿的就更少。即使工人在法律上占优势,但多数人很难负担诉讼成本,老闆往往只会包个几万块意思意思,就当作有赔偿。

林立青指出科技会是解决工人职业病困境的一个方法,透过科技减轻劳动时身体的负担,能够显着提升劳动环境的品质。除了科技之外,就需要增加社会对职业疾病的关注和讨论。毕竟没有任何制度能瞬间改善社会问题,唯有更多人的关心和重视,才能让职业疾病相关的制度推动得更顺畅,也让有需要的人能够有管道了解职业疾病可以获得的资源和协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