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生活:野游 生态以外 你了解郊野用途吗?

绿色生活:野游 生态以外 你了解郊野用途吗? (绿色力量提供)绿色生活:野游 生态以外 你了解郊野用途吗? 绿色力量招募蝴蝶普查员到多个热点研究,发现前特首梁振英口中「生态价值较低」的大榄,蝴蝶多样性非常高。(绿色力量提供)绿色生活:野游 生态以外 你了解郊野用途吗? 问到露营场地有限,会不会反倒是只有少量受访者选择露营为喜好活动的主因,郑睦奇认为可再作深入研究,但认为规管始终必须。(Candy Yau摄)绿色生活:野游 生态以外 你了解郊野用途吗? 绿色生活:野游 生态以外 你了解郊野用途吗? 绿色生活:野游 生态以外 你了解郊野用途吗?

刚过去的周三的记者会上,发展局局长黄伟纶除了宣布政府「全盘接纳」土地供应专责小组八个土地供应优先选项,对于很多人关注的郊野公园边陲地带,他指出因未获大多数市民支持,现阶段不会改变用途。

当日下午笔者与绿色力量总监郑睦奇博士见面,他引述消息时,眉头始终紧皱,「边陲地带英文叫periphery,文法上应该是範围以外。

而政府划线很clear,这些範围清清楚楚在郊野公园範围以内」,他认为近年政府觊觎郊野公园用地有违法理,亦过于草率。

社会上存在保育与发展对立的论述,在住屋需求殷切的今天,郊野公园在港人心中是否真的可加可减,甚至可有可无?

郊野有何用处?

忙碌的香港人要请假旅行也许不容易,更多人视结伴郊游为周末小旅行。背起双肩背包、绑紧鞋带,整装待发到山上去,假日野外甚至出现「多人过旺角」的奇观。除了在高耸山岭、遍野芒草间打卡,近年亦兴起透过五感感受自然的森林浴等更多「玩法」。浸大国际学院与绿色力量合作,去年底在全港多个地区进行「香港市民对郊野公园之意见调查」,发现三百四十七名受访者中,过半数人每年到访郊野公园一至五次。浸大「地理及资源管理」专修学科统筹胡丽恩博士引述报告内容,指接近半数受访者通常三至五人一同前往,「似乎大多数人都喜欢结伴同行,可以看见郊野公园对社交联谊,家庭乐等都很重要」。到郊野公园喜欢做什幺?最受欢迎的五项活动分别是「欣赏风景」、「远足」、「亲子/家庭聚会/朋友联谊」、「野餐或烧烤」及「享受清静环境」。

港人对郊野功能一知半解

市民享受郊游乐,却似乎「不识庐山真面目」,虽然近九成受访者认同郊野公园对香港作为宜居城市「非常重要」或「重要」,但当问及港人对它们的功能是否了解,自觉「一般」、「不了解」及「非常不了解」者共佔六成半之多。胡丽恩指问卷随后列出一些功能选项提供参考,「赞成郊野公园能作『环境生态保育』、『净化空气』、『吸收二氧化碳』都多,『教育』、『旅游』也多,但偏偏『集水区和提供香港淡水资源』(36%)和『防止水土流失』(28%)很低」,她惊讶很多人不知道郊野公园这方面的价值,指当初成立郊野公园是政府为了建设及保护集水区,给香港提供淡水资源,「香港其实很缺水,不然不需要八成依靠东江水」。

提供集水功能 防水土流失

集水区一般位于郊野公园範围,绿色力量总监郑睦奇博士说明香港集水形式:「山岭包住的地域,当雨水落下,汇聚成河流,在较深的河谷处建设堤坝,闸住条河。河的上游就会储水变成一个水塘,收集天然雨水。」香港的大榄涌水塘、城门水塘、香港仔水塘都是用这个模式。他续说,香港后期建设的水塘不在河谷,「起喺海,比如船湾淡水湖,截了个海湾,将裏面的鹹水全部抽走,用来储淡水,另一个是万宜水库」。他强调维持淡水自给率十分重要,「珠三角地区的其他人都要用水,用水量会增加,因为政治原因我们暂时有优先用水的权利,但长远来说香港是不是可以继续依赖东江水呢?」另外,气候变化可能令雨量不稳,「东江和香港基本上位处同一个地理位置,如果东江没水的话,基本上整个区域都没有水,所以我们有需要保留自己的集水功能」。

郊野公园的植被对防止水土流失、维持水塘寿命和水质非常重要,若泥土没被植物根部抓住,一下雨就会被大量冲进水塘,「水塘很快淤塞,积聚沉积物,很快用不到。我们的黄泥涌水塘就是如此,现在已经很浅,所以不能用了,做了个公园,让人踩下鸭仔船」。水土流失更会对生态环境造成恶性循环,郑睦奇指,当地方变成黄沙劣地(badland),没有植被就更容易造成泥土侵蚀,土壤就变得更瘦,以后便更难有植被。

调查:八成人反对开发郊野地

回顾香港郊野公园的「被发展」,郑睦奇称过往亦不无风浪,但「事件不多」,包括早年需要横跨郊野公园铺设煤气喉、兴建新的输电网络等,近年由梁振英牵头提出发展「生态价值不高、公众享用价值较低」的郊野公园边陲,是史无前例的冲击。梁振英卸任前一个多月,突然宣布邀请房协就大榄及水泉澳两幅郊野公园边陲地带用地作可行性研究,郑睦奇批评他妄言,指绿色力量招募蝴蝶普查员,发现大榄的蝴蝶多元性在调查过的蝴蝶热点中最高,「那裏之前有山火,附近有三号干线收费站,附近水土流失都严重,所以结果也出乎我们所料。由此印证,如果政府没有正式进行基线调查,他说哪裏生态价值的多少,其实有几可信呢?」虽然房协宣布搁置大榄及水泉澳的项目研究,郑睦奇始终斥责政府作为法例的守护者,竟带头动念破坏。

生态价值不高?政府误导市民

「除了欠缺技术理据支持,另一方面是民意」。郑睦奇表示,政府言论经常揣摩民意,总以为在解决房屋问题前提下,大家应该不会介意小规模开发郊野公园,他援引浸大调查结果指出,超过九成受访者赞成香港需要保护香港的郊野公园,亦有约八成人不赞成政府开发部分郊野公园土地以增加香港土地供应来源,「看不到市民有殷切将郊野公园或者野外资源牺牲来换取房屋的意愿」。而在赞成发展的17%受访者中,问卷归纳主流媒体上出现的论述,提供选项,询问受访者立场背后的原因,包括以下几点,郑睦奇逐点拆解:

郊野公园可加可减?

政府不时会增加新的郊野公园,同时减少部分旧有郊野公园土地来发展也合理?

梁振英以「可加可减」机制思考郊野公园用地,郑睦奇苦笑说荒谬,直斥是以语言伪术愚民。他釐清「郊野公园」只是法理上的概念,跟海岸公园一样,只是划区,不是建设,「和增加公屋单位由无变有不同,不是无树林变有树林,树林本身就存在,本身已经发挥紧功能,政府没有能力增加自然资源的」,因此增加郊野公园,再发展当中部分用地,自然资源实际上是有减无增。

郊野公园土地面积很大,将小部分发展影响不大?

另一个论述,是面积上大和小的概念模糊,他指《郊野公园条例》原意是保护郊野公园,守住原则是必要的,根本不应违背法例原意,因为一旦失守,难保将来用地将无止境地一步一步被蚕食。

人的住屋需要比保育动植物的需要重要得多?

守住原则,总有人质疑为何要为了保育动物植物牺牲人的需求。郑睦奇称这与海豚、野猪可爱与否无关,不应单纯归纳到情感问题,直认环保组织在这方面的教育也需负责任,「推广保育时,我们成日用动物可爱的一面人,忽略了告诉大家,整个生态的运作其实包含不同的动物,也有蛇虫鼠蚁,可爱不可爱也好,牠们都有份参与运作。而当中产生的成果,人类免费享用了,比如有净化了的空气,有食水,可以打鱼。而你打的鱼,顺藤摸瓜,可能与山上那只虫的贡献有关」,生态是一个整体,若郊野公园的完整性遭破坏,生态价值也必定受损。

填海建公园 取代郊野地?

郊野公园的功能有其他可替代方案,毋须保留郊野公园大片土地?

郑睦奇指,郊野公园的功能广泛,包括上述提到的集水、洁净空气、让动物栖息等。他提到有学者曾发文提出可以先填海,然后建造公园,待公园成熟至具有一定生态价值时,就可以发展郊野公园用地,「意思就好像是,若干年后,维多利亚公园就可与郊野公园发挥相同功能?」他指以成本效益角度虽然务实,但用以诠释生态价值就「出事」。胡丽恩亦补充,部分经济学者以郊野公园面积,计算起楼可以卖到几钱,「计算丢空、使用率。但如果将它们提供的环境服务、功能和价值量化,牵涉的钱可能比卖屋更多,只是没有人进行估算,分分钟是无价宝」。

郊野公园的土地不涉及业权纠纷,容易开发?

「捨难取易」的原则,郑睦奇认为不能应用于土地开发的策略上,「容易发展的地方,已经发展了,剩下的地方梗係难」。他质问若以此逻辑思考,决定发展郊野公园而不向棕地下手,几十年后再有需要时,可以怎样?「郊野公园发展晒之后,就填晒成个海?咁成个海填晒以后,可以点呢?我想说的是,当容易的选择愈来愈少,早晚要处理棘手的选择,而且这些棘手的选择做了也是有好处的,不只是难易之分」,希望「迎难而上」不只沦为政府官员的口号。

政府发展建议离地

存在的种种误解,郑睦奇和胡丽恩均认为是教育不足所致。郑睦奇批评政府未有在开启民智上担当领导角色,在过往政策和言论中更有愚民之嫌,「政府概念错误,怎可以令社会进步开明?」

引入康乐设施 市民未必受落

政府二月十八日刚发表新闻公告,就「提升香港郊野公园及特别地区康乐及教育潜力」的建议方案展开公众谘询,收集意见。胡丽恩留意到在渔护署订出的建议方案中,包含引入营地预订系统、提供更多观景台、树顶历奇、增设露营地点及生态小屋等,过于偏重康乐层面,虽然亦提及为位于郊野公园内的文化遗产设立博物馆,但教育方面始终着墨不多,未见详细建议,「这是我们担心的,当不全面认识郊野公园的功能和价值,会直接影响市民的观感和想法」。

受访者在问卷调查中表达对相对静态活动的喜好,胡丽恩认为值得当局参考,「喜欢玩越野单车只有4.34%、露营的只有15.61%,政府找顾问做嘢,究竟有没有了解市民想去郊野公园心目中想做什幺?增加某些地方的人流,会否破坏宁静?」她建议政府先理解实际环境再而规划,郊野公园範围可进一步划分不同区域,「有些是纯粹保育的,有些可以做环境友善的活动,在可接受多点人为骚扰、没那幺敏感的地方,营舍可以放在那裏」。

郑睦奇则建议政府不要凭空想建设,应参考现存设施规划,「很少人知道摩星岭的青年旅舍,它低调存在了很多年,没什幺污染的大事闹出过」,他指自己不太了解旅舍的实际情况,但认为不必全然套用,运作层面可以参考可取与不可取的地方,比如旅舍如何处理洗澡、煮食等活动可能构成的污染。他强调,郊野公园的发展原则是「与自然兼容」。

文 // 潘晓彤图 // 绿色力量提供编辑 // 王翠丽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