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美价廉?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台湾低物价的迷思

大陆朋友来台北,称讚「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时,我点头微笑;又称讚「台湾的物价真便宜」时,我开始不自在了;再夸讚台湾小吃,我则是想到一些不很卫生的环境和食安的风险,开始坐立不安了。如果观光客要找价格便宜的东西,东南亚国家多的是,要找到既便宜、品质又好、又安全的商品,台湾人也没有这种本领。

劣质货 出现在落后、便宜的地方

「价廉物美」只能在于广告词中出现,难以在真实世界找到。令我最不安的是:我找不到一个「价格便宜」的地方,会出现高品质的社会。任何一个开发中国家〈包括十年前的大陆〉,价格处处〈包括工资〉便宜,品质一定差、服务一定不好,社会也就处处落后。相反的,讲高品质,价格相对高的日本、欧洲及美国,就构建了高品质社会。

民主政治下为了选票,「讨好」是常态,「求好」是例外。反对党所反对的是「求好的改革」,所赞成的是「讨好的加码」—尽一切口舌及方法维持早已扭曲的低价格—从电价到学费。殊不知长期扭曲的低价格带来了可怕的后遗症。

• 电费太低,使资源浪费。

• 学费不调,品质难以提升。

•小吃便宜,必有卫生及食安的风险。

「低」更会产生各种短缺—「低」价格无法产生好产品,「低」薪水无法吸引优秀人才,「低」利润无法产生资本累积,「低」税收无法产生足够的公共财及健全的财政。这就形成了社会上低水準的循环;低价格─低品质─低工资─低利润─低生活水平;台湾十余年来薪资之难以提升,正就是陷入此一漩涡。我们也看过欧美国家另一种高水準的循环:高品质─高价格─高工资─高利润─高生活水平。

微调升 有助追求文明及高品质社会

《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二○一三年四月份刊出一篇〈A+企业的三个简单法则〉。根据一九九六年超过二万五千家美国企业的分析,归纳出获得较高资产利润率的三个法则:⑴高品质重于低价格。⑵冲营收重于省成本。⑶没有其他法则。

要推出高品质的产品,当然就必要有经济成长的条件:大量投资研发与创新,并拥有胆识与自信,才能提高竞争力。高竞争力,才可能创造高所得;要全面提升竞争力,又必需要开放的政策及人民开放的心态。当前不到十三%的平均税率及阴影不散的封闭心态,是无法建立文明社会的。

文明社会的一个特质是为了追求高品质,人民必需要乐意付较高价格,也要付较高的税金。大多数西方舆论主张:物价一直上升,就产生通货膨胀,令人恐惧;物价一直不上升,产生通货收缩,更令人恐惧。允许温和的物价〈包括税率〉调升,在台湾既合理也必要。

要从「白吃午餐」的梦中惊醒

小而美 政府贴心照顾

「小而美」的台湾,在春节中特别感受到「美不胜收」。在生活周边的小圈圈中,全被「小确幸」包围。过年时与许久未见面的朋友相聚,还不好明说这种「小幸福感」。

台湾二万余美元的每人所得,全球排名二十多名,却奇蹟式地享受到高所得国家中难以找到的政府照顾:低廉的电价、油价、捷运票价、水费、学费、健保费…。

出国多年的侨民,回来很容易地办妥新的国民身分证。四个月后,即使从未付过税,便可得到外国人都称讚的健保。他们短期回来,主要的节目,就是充分利用几乎是免费而又优秀的台湾医疗。

政府对美好的生活的安排,还不只这些。县市政府还有对学童,提供免费午餐;对长者有敬老金;对小孩的照顾,外语的学习,弱势者的优待...,真是琳琅满目。

这种人间幸福,不在北欧,就在身边的台湾。望眼世界,最贴心的还是台湾在所有国家中,居然有极低的整体租税赋担率,十二点二%。比大陆与韩国低了七个百分点,比其他欧美国家则低了十个到三十个百分点。这真使外国人啧啧称奇:税率低、福利高,台湾人民的幸福变成一个「现代传奇」。

即使这样低的税率,这样优厚的补贴,不少利益团体,不断地用「正义」、「公平」的大帽子,持续压住政府,要把白吃「午餐」提升到白吃「盛宴」的规格。只要有选举,就有机会争取更多的「白吃」。有人怕选举会输,利益团体则是永远的赢家。

台湾还有大陆观光客意想不到的「言论」自由和「行动」自由。抗议、示威、丢鞋、网上发声、当面骂官员,不要有勇气,只要有时间。台湾与一百三十多个国家有免签证的约定,台湾人全天候在机场进出。退休的人,尤其出国旅游勤快,其乐融融。

可惜白吃午餐,终要面对结帐的时刻。帐倒底谁来付?结局当然只有一个:政府不断举债。民主政治的弊病,是政党不断开选举支票,并且彼此恶性加码,随之而来的是公债年年攀升,已经到了财政危机暴发的前夕。

真实面 令人痛心的现象

让我们一起回到真实的台湾。言论自由与市场经济下出现的痛心现象:报导商业化、新闻娱乐化、犯罪戏剧化、评论两极化、善良边缘化、正派人物恶意丑化。这些后果与现象的扩大与张力,又形成了当前六项缺失:媒体失态、国会失责、政府失能、市场失灵、企业失常、贫富失衡。

这就是台湾矛盾:既有小确幸,也有大缺失。

解难题 必须从自己做起

这个使人不敢承认的真相,是经年累月政府、国会、媒体、企业、民众在胆怯、嚣张、偏执、私利、短视的集体行为与相互影响下的产物。那幺台湾人民该怎幺办?

这是难解之结。从欧美社会发展的经验中,自己在想:战争不能解决的,求政治;政治不能解决的,求经贸;经贸不能解决的,只能求上天。上天的回答:「一切得从『白吃午餐』的美梦中觉醒。」

一九五○年代在南港长大的眷村子弟,我只学会一件事:「一切靠自己。」

摘自《开放台湾》

物美价廉?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Photo